方文山,【边远地方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留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

频道:天天彩票网492 日期: 浏览:241

点击右上角“...”,共享精彩文章给朋友

作者简介

陈庆元

福建省金门县人。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;闽学研讨中心主任、《闽学研讨》主编。历任福建师范大学古籍所所长、文学院院长、协和学院院长;曾执教于台湾东吴大学、中央大学、金门大学。兼任过我国韵文学会副会长、我国古代散文学会副会长、福建省文学学会会长。

摘要:万历四十五年(1617),沈有容将军于东海洋面东沙岛(明属福建长乐县,今属马祖统辖,称东莒)生擒倭寇六十七人,史称东沙大捷。董应举在东沙岛勒石纪功,此石铭是我国东海海岛仅有一处剿倭纪功铭,称“东海擒倭海石铭”。董应举认为海防官员有必要对海岸、海岛、航道局势有精确的了解;制作铳城以冲击犯陆之倭;船是海上的铳城,防卫海岛应有巩固的海船;回绝未曾上过海船的陆将充任海上一线指挥官:有必要了解敌情,把握倭寇情报;练习渔民帮忙官兵防倭,从渔民中培育水兵。东沙大捷是军民齐心协力抗倭的一场伟大胜利;大捷激起诗人们的爱国热心,他们把眼光投向海疆安全、国家安全,写下一批有别于旧体裁、令人耳目一新的文学著作,展现出晚明文学共同的面貌。

要害词:东沙 马祖 东莒 东海擒倭 海石铭 董应举 沈有容

勒铭纪功的传统,由来已久。汉和帝永元元年(89),车骑将军窦宪,以执金吾巡御朔北,大破匈奴于燕然山:“蹑冒顿之区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落,焚老上之龙庭。将上以摅高、文之宿愤,光祖先之玄灵;下以安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固后裔,恢拓境宇,振大汉之天声。兹可一劳而久逸,暂费而求宁也。乃遂封山刊石,昭铭盛德。”朝廷命班固作《封燕然山铭》并《序》,序文二百余字,铭文仅三十五字。燕然山,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杭爱山。窦宪一战,破北匈奴,勒石燕然,遂了自高祖以来汉王朝三百年的心愿,宣示了汉王朝主权远至燕然山,大振声威。

明万历四十五年(1617)五月,沈有容将军在我国东海洋面东沙岛生擒倭寇六十七名,获首级两颗,史称东沙大捷。东沙岛,明属福建长乐县,今由马祖统辖,名东莒岛。闽县人董应举勒铭文于天然海石,称《海石铭》。“海石铭”之名,出自林古度《沈将军歌》及其《引》,故咱们将此铭称为“东海擒倭海石铭”。海石铭在东沙岛西南大埔聚落,当地民众又称之为“大埔题刻”。

董应举勒石东海,承继了汉代以来的军事文化传统,纪沈有容将军生擒倭寇之功。大捷之后,“自是倭猷丧胆,入犯无闻”。纪功铭石质地坚固,字体苍劲,阅历了四百年的风雨,海石与铭文完好无缺,冥冥之中,似有神灵佑护。今马祖莒光乡竖亭翼之,以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钢化玻璃屏之,《海石铭》长留于六合之间。

一、抚倭小埕

嘉靖中后期,倭寇大举打扰我国东南滨海,戚继光养殖户用泔水喂羊两度入闽平倭。嘉靖四十三年(1564),戚继光复击升天残倭,倭流入广东。尔后,总兵俞大猷率兵围倭于广东海丰,捉拿二千余人。“自是,倭寇绝”。何乔远所说“倭寇绝”,是就较大规划的倭患说的。其实,嘉靖末年至万历初年,较小规划倭寇侵略闽海之事并未绝迹。万历中后期,气焰又渐有放肆之势。万历三十年(1602)冬,倭据东番(今台湾),“四出剽掠”,“商、渔交病”,沈有容将军冒风涛过澎湖,力战,荡其巢。万历四十四年(1616),长崎岛倭酋村山等安在鸡笼构难,又有琉球有人来报,说日本造船三百只将来犯闽海。四月底,果然有倭船飘摇闽江口外东海洋面,一时“寨、游紧急”。

万历间,福建省会的海防防护系统中的小埕寨尽管有四哨,都会集在闽江口近海,巡哨最远处只抵达上、下竿塘,东海洋面上的东、西涌(东引、西引)、东沙(东莒)、白犬,巡哨罕至。其次,海防首要将领,不驻海岛而驻陆地,禆将等也想方设法尽量不驻海上;乃至巡哨或侦察也不到实地,道听途说,以风闻作为军事情报,夸张敌情。指挥机关无从判别真假,即使两三艘倭船逼近东涌、东沙海面,十数或数十人的小股倭寇一旦登岸,官军便束手待毙,兵无从调遣。

这次倭船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飘飖海上,究竟有船几艘,有寇几人,指挥机关全然许多。“内地不知多寡,咱们争奔入省会,城门昼闭,无一敢出侦者”,“当局厚赏募人远侦”,所以才有闽县董伯起应命。董伯起奉军令侦察东涌,“不料竿塘、横山、东涌信地,兵船绝无一只”,董应举此刻正在龙塘率家人防卫,闻迅匆促赶到馆头帮忙董伯起觅船。董伯起十六日夜驾船七大洲四大洋出港,十八日一早,才抵达东涌。东涌,明属罗源县,今为马祖东引岛。董伯起登岸,只见两艘倭船泊在南风澳(今称南澳)、布袋澳(今称清水澳)。还有一艘白色快船藏在南碴,接应这两艘大船。董伯起没看到白船,认为无倭。藏于南碴的白船张帆追逐董船而来,倭挟伯起过船,并容许次年送伯起归。十九日正午,倭犹无去意余声。本来倭首明石道友有意等其他船舶,欲待十一艘都到齐后然后同归。伯起想,两艘倭船,省会现已乱成一团,十一艘俱到,岂不倒了城墙。便对通译说:“教他题番字石上,后船至,天然归矣。”倭船遂于十九日夜开洋而去。当夜,伯起作书阐明东涌倭船真假原委,让同来者船带回。二十二日,伯起书到,省会戒严。

闽海海防,尤其是闽江口及东海洋面岛屿防护,有识之士非常忧虑。董应举力荐沈有容将军。沈有容(1557—1627),字士弘,号宁海。嘉靖三十六年(1557)生于宣城沈氏宗族。季父懋学,万历五年(1577)状元,兄有严,福州别驾。有容幼走马击剑,好兵略。万历二十四五年(1596、1597),“日本封事坏,福建巡抚金学曾欲用奇捣其穴,起有容守浯屿、宝穴”。万历三十年(1602),沈有容平东番倭;万历三十二年(1604),往澎湖谕退红毛。沈有容擢浙江佥阃,又由浙江游击调天津,迁温、处参将,罢归。万历四十年(1612),董应举有书劝其出山。东涌事情后,董应举致书巡抚黄承玄:“弟荐宁海,实闻其退红毛番事于国子博士之日,认为此公之舌能够敌手,其调度必中机宜。藏之胸中,已八九年……当今海将,决无出此公右者。”黄承玄匆促遣使者前往宣城聘任沈有容为福建水标参将,史称“巡抚黄承元(玄)请特设水师,起有容统之”。按今日的话说,福建水师成为一个独立于陆军之外的兵种,是从聘任沈有容将军之时开端的。

万历四十五年(1617)四月,明石道友送董伯起回,船舶停靠王崎澳,省会上下惊慌,莫测其意。巡抚黄承玄命沈有容出头安慰董伯起,董引明石道友三人同来叩头。倭七十余人跪于道旁,受其抚赏。小埕抚倭,或称小埕受款。这个事情的通过好像不是非常明晰。周之夔有《沈宁海将军铙歌宣扬曲》二章,其《款小埕一章》,《序》云:“董伯起奉侦倭一年,遂以倭酋明石道友来归,将军推诚受款,夷人怀服,作《款小埕》。”诗云:“款小埕,归伯起。洞夷情,缓黑齿。服等安,挟道友,请奉琛,拜稽首。来讻讻,发好莠。惟偷心贼沈侯,气昂昂。扩海门,推腹受。回厥面,折厥口。拒市舶,犒牛酒。夷怀恩,良覃厚。淡水清,黑水黝。濯皇灵,帖群丑。”周之夔诗在细节方面没有更多弥补,但指出小埕抚倭的含义,震撼了村山等安,坚拒倭人市舶,倭人服贴,东海暂时安静。

二、东沙大捷与《海石铭》

万历十五年(1617)五月,即小埕抚倭后不久,倭酋桃烟门侵略浙江,“破公主故事浙一艘兵船,杀兵十八名,掳捕盗余千及兵目十名,扬至闽又掳渔船郑居等二十余人”,成果触礁于东沙,舟碎。倭搬船上岸补葺,一起又招引渔船,以乘机争夺之。阅历了明石道友的事情,署福宁道黄琮令把总何廷亮巡海,取得比较精确的情报;黄承玄随即檄沈有容便宜行事,各寨、游听其控制。何廷亮主战,沈有容说:“困兽难迫,且多礁石,易损舟。彼藏礁石间,伺我必大损兵。不如诱而擒之。”沈有容认为战固可,可是困兽犹斗,仗未必好打;并且东沙岛多礁,战舰难保不触礁;倭藏于礁,以逸待劳,即使战而胜之,价值必大。因而主张以智诱擒。沈有容遂率船二十四艘,直逼东沙。近岛,派遣与董伯起一起从日本归来的王居华上岸,晓倭以好坏,特别阐分明石道友现已受抚。桃烟门听后心动,说:假如有明石道友亲笔信来,我就听命于将军。沈有容即遗王居华取道友信件,信件到,桃烟门一伙即降。此役,沈有容未伤一兵一卒,不费一箭一簇,不损一舟一船,掳获倭寇桃烟门、乾烟门、咤喑门以下六十七人,并首级两颗。“沈公分倭与各船为功。自解桃烟门等二十八名,并二级归报军门”,沈有容并没有把劳绩悉数记在自己的身上,而是分功于各船,分功于将士。过后,董应举总结东沙大捷的原因,首要有以下几点:一,战前预备比较充沛,把总何廷亮出海侦察获取牢靠情报;二,巡抚黄承玄善用将,把此役指挥大权交给沈有容,沈其时的官职不过是水标参戎,而省会寨、游悉数归他控制,御敌或杀或围或诱,听其所便;三,黄承玄建眼镜蛇水师,沈有容有胆识和才智,行使水师将领之责,指挥若定,不战诱倭而擒之;四,沈有容数月前收抚的明石道友一封信,要害时起了重要作用。此外,董应举力荐沈有容、促进巡抚黄承玄起而用之,更是不容忽视。

为了纪念此次大捷,董应举勒石于东沙,铭云:“万历强梧大荒落,地腊后挟日,宣州沈君有容获生倭六十九名于东沙之山,不伤一卒,闽人董应举题此。”碑铭共四十一字。“疆梧”,天干为“丁”;“大荒落”,地支为“巳”;丁巳,即万历四十五年(1617);“地腊”,即“端午”,五月初五日;“挟日”,从甲到癸,十天。“地腊后璐丹挟日”,端午之后的第十天,即五月十五日。这儿指的是沈有容抵达东沙的时刻,而擒倭则在五月十六日。1617年,至2017年,整整四百年。董应举勒石处,在东沙岛西南侧海岸,一滩零乱峥嵘的礁石延出海面二三百米,舟触之必碎,当年桃烟门的船舶或吃此亏,沈有容凭仗自己海上的阅历及才智,曾经舟为鉴,防止舟碎舟覆。董应举所勒之石为天然海石,此石与岸石连成一体,不行分割,故称“海石铭”。“海石铭”三字,出自董应举友人林古度(1580-1667)《沈将军歌引》:“吾郡董崇相先生官南大廷尉时,向予极称将军,且示以海石勒铭”。海石铭,当地称作“大埔题刻”。“题刻”二字过泛。铭这种可用以纪功文体,能够追溯到东汉班固的《封燕然山铭》。窃认为此铭宜名为“东海擒倭海石铭”。东沙岛在东海洋面,此处石铭为我国东海海岛仅有一处擒倭纪功铭,它是东沙岛的纪功石铭,也是明代我国东海的纪功石铭,只要如此命名,才干更明确地闪现当年沈有容将3d凶恶动漫军的威武、胆识和气势,才干更有用地不断提示后人切不行忘掉倭患的那段前史,才干更有用地、不断地引发后人为保护和捍卫东海海岛和我国海上边境的安全意识。

三、董应举的海防思维

东沙大捷,幕前运筹帷幄的是巡抚黄承玄、冲风破浪直捣敌巢的是主将沈有容。咱们也不该忘掉,正是董应举推荐了沈有容,也正是董应举为董伯起寻船处理了侦倭难题、在大捷之后于东沙勒海石为铭,及在勘功进程中的仗义直言,推进了东沙大捷,并使咱们对大捷进程有了更全面、深入的了解。董应举与东沙大捷的联络实在太亲近了,因而本节简略论其与大捷严密相关的海防思维。

董应举(1557-1639),字崇相,号见龙,闽县龙塘乡(今福建连江县)人。《海石铭》落款:“闽人董应举”;“闽人”,即闽县人之意。董应举万历二十六年戊戌(1598)进士。初授广州府教授,后升南京国子监博士,擢吏部文选郎中;家居八九年,升南京大理寺丞,太常少卿,太仆卿,工部右侍郎。居官大方任事,在乡里好兴利捍患,卒年八十三。有《崇相集》。沈有容东沙大捷时,董应举年已六十一;前一年,董应举免官家居。

董应举的海防思维表现在以下几方面:

1.选用水将水兵

从推荐沈海容,咱们能够看出,董应举的海防姜竣瀚思维,榜首条就选用水将水兵。福建海防,水将多来自陆地将领,许多人海都没见过,船也没上过,一上船便晕眩。董应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举认为,“今不习兵于水,而欲御贼,犹以婴儿抟也。不选材官于水,而使之将,犹使鱼缘木也。选将于骑射,不如选将于海;选将于海,不如就捕盗哨官之水战有功三次以上、能获贼首者递升之。益鼓其气,精其技,无患海矣”。选水将却用陆将,无异于水中捞月;水即将了解水,还应具有海防的实践阅历。

2.水兵将士有必要有过硬的帆海技术

水将水兵往常应当勤于水操,董应举说:“御倭必海,水兵为便。水兵技俩真伪,只看使船自五虎门抵定海,掠海而过,能行走自若。其技十五掠竿塘横山而目不瞬者,技十八乘风而直抵东涌之国外,望鸡笼、淡水岛屿如诸指掌者,惟老渔能之。此选兵书也……操必于海,纵不下竿塘,但出五虎,抵定海犹可。”他又说:“宜令所募兵,俱驾船至定海、竿塘,能行走自若者,真水兵也。即听用把总,亦以此选之。选得千兵,杂以铳手,统以惯海、惯战之将,不时操于海上,则人人胆固,而倭缺乏虑矣。”水将水兵,应当能出东涌,在东海望台湾鸡笼、淡水诸岛,一目了然。在董应举看来,假如能从寨、游、卫、所,飞行抵达上、下竿塘,行走自若,便是真水兵了;惋惜做到这一步也很难。他的最低要求是:出闽江口,从五虎巡检司,接近海北上,飞行到定海所,不晕眩、不吐逆,也就能够了。因而,募兵应募“海人”:“今必择经战惯海,有能略人为将,精募海人为兵,而役能够战。盖海人不畏风涛,胆壮识风势,资以刀铳,足以击贼。”

3.上层官员也要懂海

福建巡抚熊某有海上之行,董应举为作《熊中丞出海请启》,略云:“能陆而不能舟者,缺乏成东南之大功,惟我老公祖文而能武,陆而能舟,兼全国之全才……壮哉,此行!真堪洗海!自闽中开府以来,未有其事。知海外生灵之众,从此获安。喜见军令之肃,将敬驱波臣而上谒。”中丞是主管一省军事的长官,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自福建开府以来,居然没有一位省级军事长官出过海、观察过海上的防护设备或到过海上水兵驻地。这恐怕也是明朝,特别是嘉靖、隆庆泰拉瑞亚能跟若虫对话以来倭寇嚣炽于海上、闽海安全失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表面上董应举是赞誉熊中丞,实践上是批判历任中丞。董应举所说从五虎飞行到定海,是近海的防护,没有关怀到上竿塘、下竿塘、东沙及东海其他岛屿、洋面的防护。

4.出汛远探

董应举说:“福海往时五虎、小埕寨、游出汛,率至东涌、东沙、竿塘,南则东、西洛,皆有兵船来往守之,故贼不得长往,今止泊海滨,明以汛地予贼矣。”“寨、游出汛,从来未有出洋者,率泊港口避风涛。”往昔寨、游之船出汛很远,现在只泊于海滨,不再出汛至东涌、东沙、竿塘,不再出洋。有东涌、东沙、竿塘等于没有东涌、东沙、竿塘;东涌、东沙、竿塘等于拱手让给了倭贼。与出汛、出洋相关的是远探洋面真假:“拨一戈船看航,即为远探重庆轻轨。自东涌、锐山,蚊子飞过皆见,急则随势突击,一面报闻,一面济师。”取得精确的情报,并及时报告给指挥机关,以便指挥机关决议计划指挥,也是岛屿和洋面安全的确保之一。

5.造船制器

嘉靖年间,运营福建海防的俞大猷,认为水师的船一要大而坚,二要数量多。大船坚船才可能去“犂”(抵触)敌之小舟;海上作业,风涛险峻,潮汕、礁石,船舶丢失是很往常的事,只要船多,才干对敌船构成围歼之势。董应举非常附和俞氏之论。万历四十年(1602),沈有容平东番之倭,船队行驰到澎湖,现已丢失一半,假如船太少,抵达鸡笼,后果不堪设想。东沙擒倭,沈有容以二十四船围桃烟门破损二船,强壮的攻楚连城势,桃烟门不得不游戏加加降。“我之胜倭,在犂其船。今我船不坚,安能犂人”?犂人之船,我船不只要大,并且要坚。“彼船彼器,存亡所关,其敢不精乎”?船骨是一船的要害,无妨改用楠木,造价尽管高,可是很有必要。惋惜的是,当今造船往往偷工减料,船的要坏处用的是接木竹钉,以篾肉为篷,厚不行卷;火药则参以沙土。董应举直陈巡抚,认为造船制器之事,不行小觑;制作军器偷工减料,一定要严治其罪!

6.筑城堡,置铳炮,村民自卫

海上的防护困难很大,退而求其次,便是在滨海筑城堡。寨、所,为军事机关地点地,有必要筑城堡。小埕城、梅花城、广石城,都是在董应举主张或直接参与下建筑起来的。如建广石城,董应举论其要害云:“省门要害,近至广石,相度地形,六山倚聚,东临大海,可二千家。其地出镇门南行三十里,与琅崎相对,在梅花所之上……且广石城,长乐县北乡诸村皆可依以入保,即长乐亦增一铁障矣。省会门户,无如此要。盖于海,在外之内;于镇,在内之外,真要坏处也。”梅花所广石城临海,地理方位极为重要,非建城堡不行。董应举还倡议村民自己安排筑堡自卫:“敝乡筑堡,盖出不得已之计,今已就十七八。为丈三百,皆琢石为之。费取地价间架钱,官助,益以祖先饘粥之田。”这条资料见于万历四十年(1612)所作《答沈宁海》,那时距明石道友犯东涌还有三四年之久。龙塘堡的筑建始于董应举的父亲,时刻在嘉靖末倭患正炽之时。这条资料值得注意之处有三点:一,出让公共土地,用所得“地价”筹款建堡。以公共的不动产,交换公共的安全,不无可取。二,董应举作为有影响的乡绅,作为倡议人,身先世人,不吝变卖部分田产捐资,振臂一呼,取信于村民,促进此事。三,官府补助及官员的捐助。此外,这条资料没说到的还有一点,即在撕裂人城堡中添铳炮和其他兵器,一旦倭寇来犯,则可给予有用冲击:“城堡虽完,铳炮器械未备,一旦有警,何故御敌?每门合造发熕铳一具;每百垜子铳一具、鸟铳四具,铁钩、刀枪,家备小石垜,备镕铁釜、火药,社仓粟多备,庶几守城有资而无忧矣。”上文咱们说到过,董伯起往东涌侦倭到海滨觅船,其时董应举正在龙塘堡安置防卫。村民自卫,也是董应举海防的一个重要思维。

四、《海石铭》的文学叙事

差不多与勒石东沙一起,董应举作《沈将军歌》。此诗叙说沈有容入闽驻扎浯屿、宝穴、东椗,小试锋芒,搴旗破倭。继而描绘平东番、谕退澎湖红毛两件大事,最终写小珵抚倭、东沙大捷:“疆梧之岁为闽起,小埕抚倭倭心死。更得输心掎逆徒,东沙一组无遗矢。救出动军队捕报浙仇,夺回渔户收闽耻。迩来又捉拔浪鲸,收为牙爪荡海清。将军将军筹策明,提兵处处振天声。”诗以“疆梧”纪岁,正与《海石铭》合。上文引董应举《中丞黄公倭功始末》一文,说桃烟门beta犯浙破船掳兵目,到闽又掳渔民,其舟泊东沙。那么,这些被掳的兵民哪里去了?董应举此诗说,东沙不只生擒倭寇,并且救出浙、闽兵民,为之雪恨。这一史实,《中丞黄公倭功始末》等文献没有载记。东沙之役的方针,当然是为了歼倭或擒倭,而歼倭或擒倭,还不是为了解民于倒悬、挽救被掳掠的兵民?董应举此诗的叙事,弥补了其他史籍的缺乏。

董应举很垂青《擒倭海石铭》。他升任南京大理寺丞时即以此铭文示林古度,并命其作歌,以记沈有容的勋伐。林古度《沈将军歌引》:“沈大将军宁翁为予世伯,予昔天真,未之知也。近岁备兵吾闽,威震南服,闽实赖翁高枕。吾郡董崇相先生官南大廷尉时,向予极称将军,且示以海石勒铭,命作诗颂将军勋伐。谨按先生言,捉笔成歌,中有未悉,先生重为悉之,用当讴谣。嗟乎!蛙、蚓微声,莫表麒麟大业,聊亦以应董公之命云尔。”诗结二句云:“我闻乡达董翁言,国家此将宜久存。翁题海石纪公绩,欲令海若鸣天阍。”林古度《沈将军歌》引及诗,都说到董应举的擒倭纪功海石铭,足见董应举自己及时人对此石铭的注重。《沈将军歌》不见于王士祯为林古度所选的《林茂之诗选》,赖沈海容所辑《闽海赠言》才撒播至今。

沈有容两度入闽为将,一次是万历二十四五年(1596、1597)至万历三十四年(1606);第2次是万历四十四年(1616)至万历四十八年(1620),长时刻防卫闽海海疆,三次树立奇功、两度离闽升职:擢浙江阃和山东副总兵。《闽海赠言》录入闽人(少量为闽官员或闽省以外的名人)所作,皆讴歌三大勋绩、两次送行之作,还有少量其他的政绩的碑碣、记序文。

《闽海赠言》所载东沙大捷及升任山东副总兵送行诗文著作有:

碑铭三篇:叶向高《新建定海参将公署碑》(万历己未秋勒)、何乔远《署水标参将勋德碑》(万历己未秋勒)、董应举《总理水军参府落款碑》。

序文三篇:熊明遇《定海新署完工序》(万历己未孟秋赠)、沈演《赠晋登莱督府序》(万历庚申夏赠)、汤宾尹《贺六十寿序》。

古风十五篇十八首:叶向高《赠东沙获倭还归宛陵》(有引)、黄承玄《东沙获倭还宛陵赋赠》(有引)、岳和声《东沙倭捷歌赠沈将军》、黄琮《东沙擒倭歌》、傅启祚《宁海将军东沙获捷暂还宛陵长歌一首赠别》、李时成《别沈将军获倭东沙暂归宛陵》、侯世臣《楼船歌赠东沙捷》、熊明遇《定海歌为士弘沈将军作》、商家梅《别沈将军兼呈董见老》、林古度《沈将军歌》(有引)、何乔远《赠沈将军赴登莱歌》(有引)、周之夔《沈将军铙歌宣扬曲》(二章)、陈志道《沈将军铙歌宣扬曲》(三章)、董应举《沈将军歌》、谭昌言《宁海篇》。

七言律诗十九篇三十一首:许光祚《赠宁海沈大将军六十诗》、高维岳《宁海沈将军应聘防闽赋别》、李大生《赠宁海沈将军应聘至闽御倭》、叶向高《赋东沙捷》(有引)、曹学佺《赠沈宁海将军东沙获倭还归宛陵》、傅启祚《赠沈宁海将军破倭东沙还归宛陵》(四首)、周炳谟《赠宁海沈将军》(二首)、张燮《赠沈宁海将军新镇定海参府》、陈志道《赠沈宁海大将军》(四首)、杨宗玉《赠沈宁海大将军》(二首)、朱弘远《赠沈宁海大将军》、熊明遇《赠宁海沈将军总镇登莱》、张瑞图《赠沈宁海将军总镇登莱》(三首)、曹学佺《送元戎沈宁海之任登莱》、董应举《送沈将军提兵赴登莱》、何乔远《送沈士弘先生总兵东镇》、林裕阳《送沈宁海将军山东总帅》(二首)、周之夔《赠沈大将军总戎登莱》、林守奎《赠沈宁翁老恩叔总镇登莱》(二首)。

五、七言排律四篇四首:魏应时《赠沈宁海大将军之山东督府五言排律二十韵》(残损)、林古度《赠沈将军总镇登莱》(残损)、欧应昌《赠沈将军总镇登莱》(有引)、王龙起《赠沈大将军自闽阃都督登莱》。

以上一共文六篇、诗三十八篇五十三首。原书目录卷五还有吴国俊《赠破倭海上》、林懋《赠总镇登莱》(有引)、林古度《读闽海赠言感赠》(四首)、王承学《赠总戎登莱》、王黉《赠总戎登莱》(三首),计五篇九首诗,已佚。触及作者二十多人。其中有大学士叶向高、福建巡抚黄承玄、福建兵备佥事熊明遇、署福宁道黄琮,游宦归家的闽地作家何乔远、黄凤翔、董应举、曹学佺、张瑞图等,闽籍其他名诗人张燮、林古度、商家梅、周之夔、李时成等。

东沙大捷的著作,内容非常丰厚,其叙事或可与史互证,或可补史之缺,或可资考证。可资考证方面,如前所述,东沙勒石其时称作“海石铭”。傅启祚《宁海将军东沙获捷暂还宛陵长歌一首赠别》是会集榜首长诗,先简明告知沈有容身世及入闽前的阅历,次叙东番平倭,次叙谕退红毛,要点描绘东沙大捷,最终借送行讴歌沈氏功劳,并等待将军再建闽海之功。记叙东沙大捷云:

上一年闽、浙飞妖氛,两邦制府胥忧勤;将士如云咸失措,一时疏上征将军。将军功名等敝屣,岂为征书还强起;感我中丞礼意殷,遂应相知走千里。一入闽中时势非,兵疲政敝皆危机。恐虚此来勉调发,冀完海务仍图归。适有夷人献款至,服远怀柔劳处置。尽得欢心向北旋,自言不敢更怀贰。又传有寇伏东沙,负嵎白犬方磨牙。大金旧日遭蹂躏,至今勇士犹兴嗟。将军闻之赫然怒,祗命兴师期尽捕。五月十二昧爽初,楼船开向沧溟渡。欲至东沙夜冬风,倾盆狂雨昏蒙蒙。浪高万丈六合黑,桅倾柁折愁舟工。从征舟师各流失,近可呼者十仅一。中流翻覆不行支,共劝旋帆待往日。将军捩舵眼独瞪,餐风露宿看形情;浮沈汨没五昼夜,敢言归者军法行。望日申時抵其所,一再经画烦区处。群盗凭依断屿山,石巉涛涌多回阻。欲往征之难概升,势须小艇频烦登。彼合我分难停步,以卒与敌徒兢兢。纵然得算我军兢,彼亦比武拚死命。事穷必共赴深渊,安得临流斩枭獍!若用困之又不宜,暴风怒浪难停师。假如玄冥不呵护,三千战士随冯夷。因思制府昔授旨,曾令生擒付诸理。密令偏裨往谕之,备陈好坏俾进止。旧日将军莅海营,外邦久尔知雄名;一闻威令俱悚息,倭目先下来输诚。十六日午领诸寇,投戈束箭同来叩。除将沉水所余倭,逐个就擒无渗漏。南夷健猛雄百夫,百倭能令全城屠。防秋大将见如虎,将军抚畜同侏儒。独坐楼船倭环视,赐以酒肉欢唯唯。午刻获功申凯旋,俨驱群羊入城市。

此诗说“五月十二昧爽初”,楼船开向大海,“浮沈汨没五昼夜”,刚才抵达东沙,以此计算,船舰动身的时刻是五月十一日夜,动身地当是小埕52youwu水寨、定海所地点的连江半岛。碰上倾盆狂雨,舟船简单分开,彼此照顾,所以跋涉缓慢,走了五夜五天才抵达东沙。次日,即十六日正午,诸寇总算投戈束箭来叩,除了落水之倭,全数就擒。五昼夜,与《海石铭》铭文“地腊后挟日”合;端午之后的第十天,即五月十五日。

《闽海赠言》所载著作高度点评沈有容东沙擒倭的功劳,认为沈有容完全能够与戚继光、俞大猷等名将相嫓美。傅启祚《赠沈宁海将军破倭东沙还归宛陵》四首其四,略云:“一从俞、戚壮干城,尔后何人敢缚鲸?幕府临戎俱债帅,辕门系籍尽疲兵。千艘遇寇翻为虏,万姓逢公乍得生。”黄琮《东沙擒倭歌》略云:“尔时羡有戚都护,捣穴犁窠直飞度。林墩横屿电霆掣,怒威名贼胆怖。从此海上息妖氛,四十余年颂功臣。风声渐远烽烟亟,继之者谁沈将军。”陆上歼倭,戚高于沈;而就保证海上安全这一点而言,沈乃至高于戚,黄琮此诗又云:“今来东沙反掌间,执获群丑如狐豚。东番、东沙功相同,横海凌波今无两。闻说戚虎自称霸,水犀军却胜龙骧。若使将军与并驰,谁陆、谁海、谁下上?”戚杀敌勇敢,战果累累;而生擒倭寇,从海上缚送辕门,明兴二百余年来,一次擒送数十人,或许沈有容是榜首回:“明兴于今二百秋,彼凶素与大邦雠。生灵被掠戍被杀,谁能缚得鲸来囚?戚、俞二公显华夏,未闻生致辕门者。”

《闽海赠言》所载,古风、排律较多。《闽海赠言》作者选用的多是字数较多、容量较大的诗篇体裁,特别是古风。一般说来,古风的格式大、字数多,句式改变灵敏,比起律、绝,特别是绝句更便于叙事,也便于很想很想你在叙事的进程中抒情。海上御倭擒倭,风涛巨浪,或折桅,或碎舟,或歌或哭,触目惊心,非长篇之作难以记其事,非长篇之作不易抒情其澎湃汹涌的情感。

研讨晚明诗,多把眼光聚集在门户、诗社,晚明诗作较多注重模山范水、酒宴雅集送行旅游,天启之后还有赞叹辽事之类。东南滨海的士大夫尽管也关怀海防和海上安全,但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,他们很少把创造的目光投向海洋、海岛或海疆。东沙大捷意外地激起人们爱国主义的情怀,激发了诗人们海防诗创造的热心,从而为后人留下有别于旧体裁、让人耳目一新的文学著作,展现出晚明文学共同面貌的一面。

时人讲明文,多把注意力放在小品或行记散文上,较少关注到实用之文或与海事相关怀的有用之文。倭患之后,东南滨海有识之士随即把目光投到海防,闽地的作家怎么乔远、蔡献臣、陈第、董应举、曹学佺、张燮等人,他们的文会集就有不少海防文。这些海防文或记叙相关的海上或海岛事情,或出谋划策,对不断呈现的海上防护的新问题宣布自己的观念和主张,针贬坏处,讴歌抗倭御夷的各种人物。小埕抚倭、东沙大捷前后,也呈现了不少海防文佳作,董应举则是这一时期最有代表性的海防文作者。

《闽南赠言》收董应举文只要一篇,即《总理水军参府落款碑》。东沙大捷之后,沈有容以浮言拂衣去。时间短归家之后,新就任的巡抚王士昌再次请他出山,并为建水标参戎公署于定海(其地在今连江县黄岐半岛)。小埕抚倭、东沙擒倭之时,沈有容没有自己的专属公所,寄居于省会。水师指挥机关设在省会,离海岸过远。此次在定海建公署便于指挥机关的前移,也便于主将出海。其文略云:

君至,而抚倭于小埕,若崩厥角,而擒其犯浙者于东沙。今中丞王公察其能,俾建牙简明,蒇其成劳君;以定海,于省会为重门、于中南二路为上游、鲁自重于北路为中权,且有新城可凭、有小埕诸寨可驱使,左顾右顾,于海道均,而于门户亦甚固,遂决议计划营之。屏双峰、沼重溟,面势正位,度利张翼,风涛壮其军声、鱼龙资其改变,遂能降袁进、扫群盗,报命军门,遗功搭档正人,以王公之廓落善任、君之设策合变,交相成者也。而牙门职任,实自君始,不行无以告诸后。昔戚元敬都护春秋出镇镇东,地虽中而非会省门户之所关。江夏侯周视阨塞于此,置所成军,险虽设而非军府之所出。今之此策,兼收其胜,真足雄镇东而壮江夏者矣。

此文只用两句话告知抚倭、擒倭二事,接着描绘新署地理方位、局势,阐明建署的重要性,认为比起当年江夏侯周德兴视寨视军、比起戚继光出镇福清东镇重要得多。此文最值得注意的是“牙门职任,实自君始”二句,明代至沈有容才专设层级较高的水师组织和水师公署。水师公署专设,缘于小埕抚倭、东沙大捷,是闽海水师史上首举。沈有容的功劳,不只仅限于一场大捷,还改变了闽省上层对水师重要性的观念,改变了军事机关的设备,把水师的建造提升到非常重要的方位。假如用今日的话说,是沈有容组建了闽海的榜首支水兵,定海公署是闽海水兵史上的榜首处指挥场所。

董应举《董崇相集》,与沈有容抚倭、擒倭相关的文章(信札)还有《新旧堡始末》《筹倭鄙见》《与韩海道议游水将海操》《与海道议看航建牙》《福海事》《福宁海事》《黄中丞勘功揭》《中丞黄公倭功始末》(《议二》),《海宁沈公七十初度序》(《寿文》)、《答沈海宁壬子》《答沈将军癸丑》(《书二》)《答总戎生日书》《与沈海宁》(《书三》)、《答沈海宁癸亥》(《书四》),这些文章触及的问题许多,本文不再展开讨论。

定论

万历四十五年(1617)东沙大捷,明兴二百多年来,初次在海上生擒倭寇数十人并绑到军门,“自是倭猷丧胆,入犯无闻”,嘉靖以来的倭患,东沙大捷之后真实心灵舒眠绝迹。

东沙大捷,董应举为沈有容撰纪功铭,勒石于东沙大埔。《东海擒倭海石铭》昭示了沈有容将军的威武、胆识和气势,表达了保护和捍卫东海海岛和我国海上边境安全的信仰。风风雨雨四百年过去了,《东海擒倭海石铭》安定无损,将与六合日月长存。

福建巡抚聘宣城沈有容入闽,授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以水标参戎之职。“巡抚黄承元(玄)请特设水师,起有容统之”,这是闽海有独立的水师建制之始。“牙门职任,实自君始”,这是闽海水师有专设的独立公署之始。

沈有容所辑《闽海赠言》,是一部保证闽海安全之歌,所收诗作在诗篇叙事体裁的开辟、古风诗体的运用方面,在晚明诗篇史上有着共同的奉献,应当给予较高的位置和点评。

附记:2017年6月9日至10日,旧历五月十五日至十六日,笔者到马祖东沙岛(东莒)作郊野查询,恰好是东沙大捷四百周年的纪念日。查询期间,得到台湾师范大学江柏伟教授、北竿中学王花俤校长的帮忙,在此表示感谢!

【注】文章原载于《福建师范大学学报》( 哲学社会科学版) 2018年第3期。

责编:李毅婷

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念,不代表本大众号态度。文章已取得作者授权,如需转载请联络本大众号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留言阐明,咱们将赶快与您联络。

方文山,【遥远当地时空】陈庆元 | 东海擒倭与董应举《海石铭》——纪念东沙大捷四百周年,刘孜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